第四十八章 战略收缩(上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配色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字号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+大 -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就像是一根线系成的死扣,这个死扣迟早有一天会被拉死,但要拉动这个死扣必须要在线的两端用力,只有一端用力是没有效果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现在墨家是先主动拉动了这个线,让韩国去拉另一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郑国做的选择不是愚蠢,但在国力的差距和时代大争的背景之下,使得他们所有的?#34987;?#37117;无意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计谋要靠国力去支撑,一力降十会,没有力量的支撑一切都毫无意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当?#34987;?#37117;毫无意义的时候,也就无所谓明智和愚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郑国的国土如今只剩下新郑附近的一些城邑,和韩国打了三十年了,筋疲力尽,国?#25628;?#25112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郑国一片平原,无险可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墨家也不可能派兵,唯一能够给予的支?#37073;?#20063;无非就是派来一些军事人员帮助训练士卒、派出一些工程人员修缮城墙、派出一些退役的炮兵来郑国组建炮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?#38405;?#23478;决策层的推测,这一切也是没有意义的,短期之内不可能使得郑国拥有足够的战斗力,如果韩国足够聪明,那么吞郑这件事最迟就会在今年年末进?#23567;?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但郑国君臣却觉得这是极大的帮助,墨家使者说的明白,依靠郑国的国力也野战击败韩国已无可能,唯有依靠外交手段,保卫都城,撑到魏国楚国和泗上出面调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……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墨家使者入郑的消息很快也传到了魏国都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斥候细作们也将泗上、宋国、郑国发生的一切汇总,在魏击和公叔痤面?#20843;?#28165;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魏击盯着关于郑国的情报,久久不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半晌,冲着公叔痤道:“相邦,只怕韩人不久便要来,还需要提?#30333;?#22791;好说辞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鞔之?#25910;?#19968;计策,极为恶?#26223; !?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公叔痤也叹了口气道:“这实在是没有预?#31995;?#30340;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本身只是宋国的事,鞔之适却将宋、郑联系在一起,这件事便不好办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凡要行,必有果。君上需得想清楚,如何做才符合魏国的利,宋国这件事?#38477;?#35201;有个什么样的结果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此时再无他人,魏击倒也不必说?#20999;?#25152;谓礼法大义之类的话,便问道:“相邦以为,就算魏楚韩出兵,可以彻?#36275;?#19978;墨家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公叔痤想都没想便道:“绝无可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泗上民风已与别处不同,民众求利、又谈?#38477;齲?#20154;心已乱。若要覆灭墨家,除非将泗上屠光。所谓鱼之与水也,民为水,墨家为鱼,欲要无鱼,仅靠网罟只怕不能够做到,除非将水都排干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而真要这样做,只怕不要说魏楚韩,就是天下诸侯合力,也做不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墨家已在泗上扎根,他们修筑堡垒,围攻困难,况且其军善战,又多狡诈,极?#36873;!?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君上以为如何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魏击点?#36820;潰骸?#25105;想的也是一样。只是墨家逐渐做大,将来必为魏之大?#23567;?#25105;本欲借宋国事,以天子之命为诏,结楚、韩、齐、越,在宋地与泗上激战,消耗其国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但现在?#34850;矗?#27492;事也?#36873;!?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不说其余,便说这郑国事,如何做?这件事做不好,韩人如?#25991;?#20986;力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魏击所担忧的就是这一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郑国算是魏国的附庸国,毕竟朝觐了魏国,尊魏为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但是,魏国之前的吃相太难看了,明明可以把郑国作为一个魏韩之间的缓冲以遏制韩国的,可偏偏郑国三分的时候,魏国吃了郑国不少的土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魏击对于天下局?#39057;?#25226;握、对于纵横捭阖的外交手段,对于结好盟友保持霸权这些东西,?#20154;?#30340;父亲差了不是一点半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现在郑国算是迫于无奈委身于魏,对于魏国没有丝毫的信任和尊重,只是一?#26234;科?#20043;下的无可?#39759;巍?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这一点魏击很清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?#32972;?#20998;郑吞地的时候,他就是觉得韩国肯定要吃,?#31508;?#21644;韩国翻脸还不好,那?#26149;?#22269;要吃自己也不能少吃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现在,泗上的使者前往郑国,大张旗鼓,魏国又能怎?#31383;歟?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以半宗主国的名义,要求郑国不和泗上接触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那么,郑国必然要求魏国给予郑国独立的保证,要书面的盟誓才?#23567;?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可这样,韩国必然会愤怒,会不高兴,值此需要盟友的节骨眼上,魏国是不可能给出郑国一个书面的独立保证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不给郑国一个书面的独立保证,不会盟?#24187;?#35475;,那么郑国必然要另?#20843;?#36335;,总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,更不可能自己?#20154;饋?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韩国对于郑国势在必得,郑国也是魏韩关系的一个绕不开的点,魏韩想要合作,韩国继续尊魏为盟主,那么就必须要保证韩国在郑国的利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若不保证,凭什么要跟这样一个?#27927;?#21602;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像是赵国,因为?#24597;?#36943;制赵国进入中原,如今导致了赵国翻脸,国与国之间只要利益,什么三卿之好,那都没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公叔痤明白魏击想听一个什么样的策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于是问道:“君上问该如何做,我想先问君上想要什么样的结果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?#23478;?#20026;,君上希望韩不吞郑、郑不与泗上近,韩魏合盟出兵,日后也不会吞掉郑地……不知道臣所猜想的,是不是君上想要的结果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魏击笑道:“相邦深知我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公叔痤正色道:“君上如果想要这样的结果,无异于在天冷的时候,想要把太阳拉近一些;天热的时候想要把太阳推远一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若是非要这样的结果,那纵然是圣人,也是不可以做到的。所以?#23478;?#20026;君上想要的结果,必须要改一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魏击也知道自己想要的结果,确实是没有办法做到的,便问道:“相邦以为,应该怎么改?或者说?#38477;自?#20040;做,才对魏最为有利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公叔痤反问道:“如果韩人取郑,君上是否可以接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魏击摇摇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魏国到了他的手里,已经从四面出击沦落到重点防御的局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西河有秦、中山没了、赵人翻脸,泗上崛起遏制了魏国对泗上霸权的要求,楚国开始变法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现在韩国如果得到了郑国,实力大增,到时候就制不住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面临楚国的威胁,魏韩依旧可以结盟,但这种以共同敌人为目标的结盟,缺乏长久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如果将来有一日魏国有变,韩国?#26234;浚?#39759;击必须要考虑韩国趁机和赵国?#32558;?#39759;国?#30446;?#33021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所以,让韩国独得郑国,那是魏击绝对不可能接受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郑国土地肥?#37073;愿?#33140;之地,民户又多,一旦韩?#35828;?#37073;,实力必然大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公叔痤又问道:“那么,让墨家控制宋地,君上是否可以接受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魏击再?#25105;?#22836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让墨家兵不血刃地控制宋国,更是不可能接受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这不是什么意识形态之争,而是利益之争,以泗上的治国理政的能力,宋国一旦被墨家所得,实力一样大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虽说墨家一直在说保持宋国独立、中立,但实际上泗上的各?#21482;?#29289;充斥宋国、宋国的人口不断流向泗上,魏国的河东盐根本是半点都卖不到宋国去,宋国是否中立只要在墨家的势力?#27573;?#20043;内,和被墨家吞并简直毫无区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公叔痤又问道:“如果这两件事,只能选其一的话,君上选择哪一个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魏击笑道:“这不需要考?#21069;。?#22914;果宋不入墨必须要韩?#35828;?#37073;的话,我自然是希望韩?#35828;?#37073;,剩余墨家得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可这只是一种籍使,我并不愿意韩?#35828;?#37073;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公叔痤又问道:“斥候细作回报,泗上已经总动员,君上以为,围绕宋国开战,何时能够分出胜负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魏击默然,许久道:?#21543;?#35828;三年。我观泗上的一些堡垒的图样,三五千人驻守,两万军少说要围困半年方有可能攻下,到时候各国作战,比拼的就是后勤、辎重、人口、税收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泗上固然要被削弱,可只怕魏国也要承受不住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可是……此时若不?#30130;?#22696;家得了宋,将来就更难制止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这一次宋国政变,使得墨家极为孤立,楚人必然要担忧、齐越更是警觉,都希望能够遏制泗上的扩张……这正是一个机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公叔痤叹息道:“君上,大争之世,怕的不是敌人,而是友邦。魏楚韩就算出兵,君上是否能够保证楚人全力作战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魏击信不过楚国,当然摇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公叔痤又问道:“诸侯同盟,击鼓而进,若胜可战,若败只怕就各有心思。今日友邦,明日大敌,这是不可不防备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君上细想,这一次若击泗上,?#38477;?#26159;因为墨家的道义?还是因为泗上的扩张对魏国的威胁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魏击道:“两者兼而有之,但总归还是担忧泗上的扩张为先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公叔痤又道:“未虑胜,先虑败,君上以为,一旦作战不利,楚人远遁,甚至于泗上专打魏军不打楚军,河东地面临泗上虎狼之师,一旦战败……秦人将会如何?赵人将会如何?楚人将会如何?韩人将会如何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魏击道:“未必就败。未可知不胜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公叔痤拜道:“君上,若胜,魏得到了什么?这一次出兵的理由必是要响应皇父一族反墨的号召,那么?#35757;?#35201;攻占宋国的土地?那样的话,天下必然?#23478;?#35686;觉于魏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魏国除?#35828;?#21040;一个如今已无意义的霸权,国内却是死伤十万、?#35206;?#32791;费无数,虎视眈眈的秦人必要趁机夺西河之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胜败之说,?#23478;?#32771;?#22681;?#26524;,君上需要作出权衡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鞔之适最喜挑唆矛盾,各个击?#30130;?#36825;不可不防。郑国事,?#27492;?#20182;在践?#24515;缘?#38750;攻助弱之策,实则却是在挑唆魏韩关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魏击皱眉道:“以相邦看,该如何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公叔痤道:“不若……以绥靖之策,放?#25991;?#23478;吞宋。岂不闻当年楚王问鼎之事?楚人自?#24551;?#30427;,问鼎于天子,终于招致诸侯一致抗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若墨家吞宋,虽然墨家实力增长,但却使得各国都警惕,一如当年问鼎之楚。皇父一族又号召反墨,句句真言,甚得贵族之心,墨家多行不义,必受天下贵人反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若墨家得宋,则魏楚可以和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若墨家得宋,则韩人之雍丘、黄池皆在宋境不远,韩人也必担忧泗上威胁,触手可及之祸,韩人届时出力非是此时可比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再派遣使者,修好赵人,多谈墨家之威胁,赵侯聪慧,必有所警觉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?#38712;?#32463;,楚人强,则魏韩亲密。如今,泗上强,赵侯也担忧高柳、云中之地,那么魏韩赵可再为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不若献上中山国之关隘山川图册,以结好于赵,示意放弃中山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魏击大急道:“父侯费军十万,三年方得中山,虽然中山复国,却也不能够就这样放弃。予赵,那便再也不是寡?#35828;?#20102;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公叔痤反问道:“君上,?#35757;?#29616;在中山就是君上的吗?今日之魏,?#35757;?#36824;是文侯时候的魏吗?今日之秦楚赵韩,?#35757;?#36824;是文侯时候的秦楚赵韩吗?”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战国野心家 http://www.pfxp.tw/html/book/50/50058/index.html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1选5技巧稳赚公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