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二十章.剑拔弩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配色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字号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+大 -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历史上以一个破落秀才的身份影响力如此之深,对朝廷的干预如此之重,甚至都有了早期在野党党魁的雏形,张溥不敢说绝后,可绝对是空前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这一次,他那恐怖的影响力也是显露无疑,首先是温州城,偌大的城市,刚?#24352;?#30340;掉了裤子的群商竟然能为他这个主官倾了城,还打死了锦衣卫二十几个,?#39057;?#20256;旨太监躲在府衙内不?#39029;?#26469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然而,这也仅仅是个开始而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毕竟局限与这个时代的桎梏,哪怕后世都也能十几万人跟着你一起坐火车?#25103;茫?#28201;州城外慕柳庄,密密麻麻的温州城民,也是在这儿与张溥挥手作别了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仁学先生,此行多多保重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跟着张溥身边,还有着十几家大?#25216;?#21313;?#35828;?#21830;旅掌柜,复社士子,簇拥在张溥身边,这些人也是跟着拱手作别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诸位放心吾等一定保护仁学先生安然无恙!诸位请回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请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爽朗的秋日内,上百匹马扬起了蹄子,在十万?#35828;?#35266;望中,张溥扬起了马鞭,一路向北行进而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……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要是在别的朝代,张溥这样人一定会被?#20445;?#22240;为他的影响力实在是太强悍了,他火到什么程度,温州到南京八百多公里,每过一处县城,都有大批的市民前来接风洗尘,甚至不仅局限在南明,十月末他行程抵达杭州西湖外时候,在西湖畔,竟然有多达二十几家的大商在这儿设下宴席,迎接张溥,名义上他这是赴京请罪,实际上却完全是大秀肌肉,向应天中的掌权的东林魁首示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他这一步一步逼近南京,也的确是给东林党的大员们,带来了极大的政治压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南京禁宫,武英殿,官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哗啦一声,能卖?#20185;?#30334;两的御窑青花被狠狠扔在?#35828;?#19978;,礼?#21487;?#20070;王恰一张满是皱?#39057;?#32769;脸都扭曲了,皱纹虬结的犹如一条条令人恶心的蚯蚓,声音嘶哑,他是怒不可遏的咆哮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简?#31508;?#36896;反!!!张溥此人死不足惜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赔掉?#35828;?#20799;的红炼坊王知行一家是他的远亲,更重要的是,红炼坊是整个江左王家的钱袋子,别看这一个个东林魁首耻于提到黄?#23383;?#29289;,真动了他们的钱袋子,也真跟你玩命,王恰把钱袋子交给张溥,跟着去发财,却不想被捅了个窟窿,连袋子带里面的铜钱一块儿漏个干净,王恰对张溥的愤恨就?#19978;?#32780;知,简?#31508;?#24680;之入?#24688;?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咆哮着表达了?#32422;?#30340;态度之后,他又是阴沉着脸对主管兵部的刘宗周发泄着?#32422;?#30340;怒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张贼如此?#31454;嵐响瑁?#20853;部就这么坐看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高弘图,姜?#36824;悖?#38065;谦益几个,目光也投射了过来,张溥这个叛逆后辈简?#31508;?#22312;打所有?#35828;?#33080;,他们同样是怒火横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奈何,东林党中,相对持国稳重的大学士刘宗周却是面无表情,从衣袖中掏出了本?#30772;?#22863;折?#25317;?#20102;桌子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?#30333;约?#30475;吧!史大学士的折子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第一个把史可法的折?#24551;?#21040;了手里,急急匆匆翻看了两页,王恰有一次把这奏折扔了回去,并且口中愤怒的?#26032;?#36215;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不顾大局!不为人臣!忘八?#35828;?#19996;西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跟着也是捡起了折子,两眼之后,钱谦益的眉头也跟着挑了起来却是苦恼的重重摇了摇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张溥的影响力不是今天才有,可在东林政变后,分赃不均时候他没有爆发,却在这个截胡眼上,大张旗鼓的和东林前辈们作对起来,不是没有原因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就像后世毛爷爷的名言:枪杆?#27704;?#20986;政权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天启年间的扬州市民运动何等的声势浩大?可最后,作为首领的周顺昌,?#24352;?#38886;等五人还是被?#35828;?#25152;缉捕,暗害在锦衣卫诏狱中,东?#33267;?#21531;子,魏大中,左光?#36820;?#20134;是铁?#31179;?#38126;,刚毅不屈,可照样没扳倒权阉魏忠贤,?#27425;?#20182;所害,要不是天启驾崩,崇祯?#23454;?#30095;远魏忠贤,?#24352;?#19996;林党现在还拿他这个大太监没?#23567;?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为什么?手里没兵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就算有几十万拥簇士民,也赶不上庸兵几万,要是在东林政变时候,他张溥敢如此?#36153;?#21671;嘴,一个造反大帽子盖过去,大军一杀?#21073;?#20182;就是个玩完!那时候闹将就是找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?#19978;?#22312;,七万大军控制在了倾向复社的首辅大学士,九江督师史可法手中,他所处的位置还是抵御刘宗敏大军最前线,张溥这头刚有事儿,那头史可法的八百里加急已经发送京师了,九江大军缺饷,有不稳迹象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说是汇报军情,可东林魁首谁不是人精,真正不稳?#30446;张?#26159;他史可法自身!他这是为张溥张目来了!你们要敢动,老子就敢不稳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史可法的威胁,东林大佬们偏偏还不能无视,因为他们实在不敢拿?#32422;?#30340;身家性命去赌史可法的大局观,一但他们宰了张溥,史可法真撂挑子放几十万大顺军强渡过鄱阳湖,大家就一起玩完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折?#24433;?#20010;传了一遍,武英殿内却是变成了一片死寂,许久,尚且不?#24066;?#30340;王恰这才阴沉的?#23454;饋?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就放这小畜生大摇大摆的来南京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不放又能如何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重重叹了口气,高弘图那同样苍老的老脸上,却是旋即浮现出一股子阴狠来,阴沉的喝道:“不过今年,那些贱商损失惨重,逼死了十几家几百人,今年的军饷公银还没有筹集齐,到底是实情!既然张溥他敢来,咱们就庭审好了,到时候文武百官,天下士子面前,?#25103;?#20498;要看?#27492;?#22914;何巧舌如簧,把黑的说成白的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正该如此!到时候堂堂之罪治他,他也没有反抗的余地!现在闹大了正好,到时候看复社那群小畜生如何收场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同样脸上满满的阴霾,姜?#36824;?#20063;跟着赞同的点了点头,可片刻之后,他又是担忧的把视线落在了钱谦益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不过命脉掌握在史逆手中,实在也不是长久之计,江北那面,还需要钱翁多加联络,**不是热衷钱帛吗??#26263;?#38215;御窑的窑公,江宁织造的织工都可?#24895;?#20182;!湖广也可以与北朝对半分,只要徐州军团肯出手,与?#39029;?#25658;手灭掉闯贼,再大的要求,都可以答应**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?#21543;?#33267;降皇为王,向北方称臣!也是可?#32536;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一?#24418;?#20102;大局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大局??#24352;?#26159;东林党魁?#32422;和?#27835;的大局吧!这一番话可谓卖国?#24405;?#36830;朱由崧这个?#23454;?#37117;给卖了,偏偏,姜?#36824;?#19968;番话却引得内阁一众满口仁义道德的党魁们点头不已,?#31508;氯说那?#35878;益更是不住地点着脑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这事儿?#25103;?#20250;着重去做,前些日子,北帝去顾大家那里走动甚频!?#25103;?#20250;通过顾大家来规劝**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听着钱谦益得意洋洋的炫耀着?#32422;?#36825;个联络人,其余几个东林党魁非但没有鄙视,反倒是露出了一股子羡慕嫉妒的神情来,犹豫一下,礼?#21487;?#20070;王恰又是补充了一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顾大家如此为国为民,何不?#24125;?#19979;赐予贞节牌坊一座,也好表彰顾大家的功德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再一次,王恰的提议也是得到了东林内阁的全票通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后世有句那人话,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!虽然顾横波的才情见?#35835;?#20154;?#24352;澹?#21487;她毕竟是世娼世?#39029;?#36523;,为正统士大夫所鄙视!可为了讨好毛珏一个身边人,这群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的人连代表封建礼教最高精神?#23849;?#30340;贞节牌坊都肯给顾横波这个世娼出身,这些仁义道德是多么无耻可见一斑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不过就在张溥咄咄逼?#35828;?#21521;南京进发?#23616;校?#19996;林诸公也渐渐完成了战略上的部署,就等着一战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这种剑拔弩张的对峙一直?#20013;?#21040;了十一月末,南省所有人紧张的观望中,张溥带领着他的门?#21073;?#20063;终于抵达了南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真是典型的大明士大夫特色,书生?#25918;?#36215;来连武将都自愧不如,双方都将?#32422;?#30340;影响力发挥到了极点,南京街头,耕读传家的士子与经商家族出身的书生战火?#24613;?#20063;了六朝古都,酒馆里,画舫中,经常就可以看到以前勾肩搭背过来?#34451;?#20080;乐的书生士子指着对方鼻子大骂叛逆贼子,接着是一阵拳脚相加,再次兴起的秦淮两岸?#21482;?#22797;了萧条,商户摩拳擦?#39057;?#32858;拢南京北门,跟锦衣卫官军对峙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到了京师门口,毕竟要给?#23454;?#20960;分面子,并且?#25165;?#19996;林党黑?#32422;?#19968;笔,潇洒了一道的张溥终于低调了下来,重新找了一副镣铐给?#32422;?#25140;上,并且主动把官服给扒了,换上囚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不过这不耽误他的人气,看着张溥踉跄的出现在南京北门,前来迎接复社魁首的商户士子们简直沸腾了,?#24717;?#30340;高声叫嚷者仁学先生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简直如临大敌,外围的南京禁军是拿着枪杆子,拼命抵在外头,制止着民众向里面挤,新北府左军都?#21073;?#27494;英侯张尽忠一张脸也是写满了悲催与无奈,不敢对待犯人那样直接拿下,反倒是陪着笑脸,牵?#24597;?#21040;了张溥的面前重重一鞠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张大人,陛下命下?#21152;?#22823;人入宫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就像是攻基中的战?#22346;?#37027;样,?#23545;?#30522;望一眼雾气中若隐若现的南京城,晃着沉重的手铐,张溥也是战意十足的一拱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?#22836;?#37117;督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另一头,勤政殿上,朱由崧依旧是没突破大明?#23454;?#30340;桎梏,别人都知道了,?#23454;?#23578;且不知道,打着哈欠,他是无精打采的坐在龙椅上,尚?#19968;?#21619;着昨晚哪个宫人儿曼妙的身?#21360;?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底下,身穿着紫炮的东林魁首们却是同样把身子骨崩的紧紧的,一股子杀气尽然在这群老骨头身上蹦发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文武百官更是分成了两派,简直斗鸡眼那样彼?#35828;?#35270;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就这一片浓郁的火药味中,太监忽然尖锐的声音响起,是彻底吹响了了这场南国最高级别党争的战斗号?#24688;?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奉皇命,温州总?#21073;?#25143;部通商事张溥大?#35828;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北洋新军阀 http://www.pfxp.tw/html/book/49/49507/index.html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1选5技巧稳赚公式